凌凌琳凌琳琳

我思索之后,还是这样说。

注视太久 总会迷惑,
看不到 却又好似丢失了魂魄,
模糊 我定下的原则,
清晰的 是你轮廓,
时光未消磨的被你剥落,
靠近你的体温我心跳都活泼,
待到你睡熟依然在忐忑,
如果你梦里面 从没有我,
不甘心这样轻易被你掌握,
当全天下我已唾手可得,
发现没有你原来一无所获,
发现我溃不成我,
反复被命运暗示无法挣脱,
连同喜悲也跟随你涨落,
当你的眼波 再次泛起漩涡,
让我太无可奈何,
让我怯懦,
时光未消磨的被你剥落,
靠近你的体温我心跳都活泼,
待到你睡熟依然在忐忑,
如果你梦里面 从没有我,
不甘心这样轻易被你掌握,
当全天下我已唾手可得,
发现没有你原来一无所获,
发现我溃不成我,
反复被命运暗示无法挣脱,
连同喜悲也跟随你涨落,
当你的眼波 再次泛起漩涡,
让我太无可奈何,
让我怯懦。

评论

© 凌凌琳凌琳琳 | Powered by LOFTER